最新资讯:
Duost News
国内 国际 公司 人物 视频 伊朗华语台
清真网出品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回顾

马明良教授西安回坊演讲——中国穆斯林的发展道路

来源: 时间:2015-01-21 点击: 我来说两句

各位西安的穆斯林同胞,赛俩目!


感谢安拉!虽然说我是来自甘肃,之前我们都是素不相识,但是今天当我走到这样的场合后,看到在坐的穆斯林兄弟姐妹,感觉到还是非常的亲切,好像找到了自己人的那种感觉。


由西安回坊想到的

这两天除了讲课、讲座以外,利用空闲的时间,到处走了走,看了看,到大唐芙蓉园游览了一下,充分的感受到大唐曾经的辉煌,这个举世公认,不需要我多说。


让我感到非常震惊,非常敬佩的一点,就是我们的老祖宗实在是太了不起了,太伟大了,我注意了一下回坊这一块,它在西安所处的位置,大家想一想,那是个什么样的位置?我们平日在这里进进出出,习以为常,但是,如果静下来仔细的想一想,当初和现在,回坊在西安市所处的位置,让我们不得不对我们的老祖宗,老先人肃然起敬。钟鼓楼是西安的中心,大家看咱们回坊离钟鼓楼有多近,如果我们的老祖宗不是有相当的能量的话,能在这个地方站住脚吗?


我去过全国的很多地方,回民街,穆斯林的社区要么就是一条街,要么就是为数很少的那么些人家,即便是兰州也好,西宁也罢,是有回民区,是有穆斯林社区,但和西安的这个回坊没法比。你说回坊这么大的一片,不是一条街两条街的问题,可以说纵横交错,整个一大片,由此可以想象,当初如果说大唐的盛世非常了不起,是一个开放的东方大都市,那我们的老祖宗照样了不起,能占住这么一个中心的地带和黄金地段,这是非常了不起的。那我们作为老祖宗的后代,我们西安的穆斯林照样了不起,历朝历代出现了许多杰出的人物,杰出的阿訇、杰出的政治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和方方面面的人士,也让我感到非常的敬佩。当然了,回坊今天也有些让大家值得重视的问题,也有些值得反思的问题,这是另外一回事,另当别论。


我们有压力吗?

我想今天和大家交流这么一个话题,作为一个少数族群,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具有五千年文明,有十四亿的人口,GDP名列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的这样一个国家里,一方面我们感到很自豪,另一方面,我们感觉到我们的责任很重大。我们也有一些压力,也有一些挑战,我们的压力不单单像所有中国人一样,有就业的压力、上学的压力、看病的压力、食品安全的压力、交通安全的压力,环境污染的压力,这些别人有我们也有,但是我们还多了一个压力,就是我们穆斯林还有一个跟人家不一样的信仰,不一样的生活方式,那么我们作为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还有怎样适应社会和人文环境的压力,也就是说,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发展道路?


中国穆斯林面临的三种选择

我们可能面临三种选择:一是丧失自我,完全同化;二是自我封闭,与世隔绝;三是融入主流,保持本色。

第一种选择的结果可能是我们在今世过得比较轻松,但我们会赢得今世而丢掉后世,这得不偿失,我们不干;

第二种选择的结果是,我们也许暂时能保住教门,但不能持久,长期自我封闭不现实不可能,再厚的围墙和壁垒,终究抵不住全球化的冲击;

第三种道路才是正确选择。


怎样融入主流,保持本色?

但怎么样融入到主流,同时保持自己的本色,不丢掉自己的信仰,不丢掉自己的特色,怎么样处理好这种关系。换句话说,我既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同时也是一个合格的穆斯林,我既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同时也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做到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我想和大家聊聊这方面的话题。


我们爱国吗?

这些年我听到看到很多地方,有好心人给我们讲爱国主义,而且对我们中国的穆斯林讲的比较多,好像我们不爱国似的,我认为中国的穆斯林是最热爱这个国家的,只是说我们热爱这个国家的方式不一样罢了。我们不像别的民族,在太平盛世唱赞歌,我们不唱赞歌不等于不热爱这个国家,关键时刻,当这个国家到了危难时刻,我们这个群体总是挺身而出,为了这个国家可以牺牲一切,包括生命。我们就是这样一个民族。


什么叫国家?有人讲得很抽象,有人讲得很复杂,有人甚至把政府等同于国家,谁批评哪个地方政府的有些不当举措,谁就好像不爱国似的。

在我看来,打个比喻,国家就像一个很大很大的股份公司,我们每个公民就是这个公司的股民,难道我们不希望这个国家好吗?难道我们不希望这个公司经营得好吗?这是毫无疑问的,不需要讲很多的道理。


我们热爱自己的信仰——伊斯兰教,同时也热爱我们生活在其中的这个国家,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不需要别人给我们反复上课讲这个大道理,我们也不需要表白,我们的历史,我们的行动证明了我们是热爱这个国家的。


甲午战争,谁是民族英雄?左宝贵!左宝贵是谁?左宝贵是穆斯林,是为国家战死沙场的民族英雄。抗日战争的时候,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上节节败退,没打过多少胜仗,但是台儿庄大捷极大地振奋了中国的士气,谁指挥的这场战役呢?大家说是李宗仁,我说不,是白崇禧。因为李宗仁是负责政治的,白崇禧是负责军事的,白崇禧是我们穆斯林的将军,是军事家,后来任国民政府的国防部长,这个人,人称“小诸葛”,非常的聪明,非常有智慧,是杰出的军事家和政治家,是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但同时也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


穆斯林爱闹事吗?

我们前些年写了一本书,叫《回族对伟大祖国的贡献》,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对这本书期望不大,后来很多人对这本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其中有一位老干部对我说,马老师,你们为我们回民做了平反。我说此话怎讲?他说过去在很多领导眼里,在很多非穆斯林眼里,我们回族是麻烦的制造者,我们回族是爱闹事的群体,我们回族是消极的对象,但是看了这本书后,我们才发现回族不但不是麻烦的制造者,而且很久以来,对这个国家,特别是近代以来对这个国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个国家的强大,有我们的一份功劳。


其实啊,有些人是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我们,我们这个群体是有些地方和人家不一样,我们的信仰跟别人宗教信仰不一样,比如绝大多数汉族什么宗教都不排斥,本土的道教,外来的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一概欢迎,很包容,也有点功利主义。而我们所信仰的伊斯兰教它是绝对的认主独一,我们在信仰方面是非常专一的,任何时候不会三心二意,我们在世俗的方面,在经济利益方面,在政治利益方面,在文化方面我们的胸怀很宽广,我们能装下其他的民族,但是在信仰方面,我们只能装下认主独一,唯主独尊。我们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神那样的神,不,只有一个安拉,他是造物主,他创造了这个世界,他决定我们的命运,他是万能的,这是我们的信仰。你理解也行,不理解也行,当然现在更多的是理解,不理解我们希望能理解,别人不理解我们去解释。我觉得现在我们解释的有点过了,有点多了。


我们是不是解释的太多啦?

我观察了一下社会有个规律,一个国家也好,一个民族也好,甚至一个人也好,往往是谁解释的最多呢?弱者解释的多,强者嘛我就这么做了,看得惯就这样,看不惯也这样,。我们为什么解释的多呀,我们是弱者。


在当今社会,在全球来讲,伊斯兰世界是弱势,在中国来讲,穆斯林这个群体经济的实力、文化的实力也是弱的,所以我们希望别人理解我们,尊重我们,当别人不理解的时候,不了解的时候,我们去反复解释: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伊斯兰教不是恐怖主义的宗教,伊斯兰教是主张民族团结的,伊斯兰教不提倡什么,解释来解释去,有人听,有人还是不听,效果不大。依我看,必要的解释是需要的,但与其花那么多的精力、那么多的口舌,去解释我们的信仰,倒不如我们自己奋斗,努力,自强,强者是不需要去解释的,我的信仰就这样,我认为很好,你理解也行,不理解也罢。否则的话,我们只会成为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了,逢人就诉苦,我们受到了这样不公正的待遇,受到了那样不公正的待遇。


我们在这个社会分量够吗?

不是说别人不理解我们,不是说别人不愿意了解我们,关键是说我们在这个社会,在这个地方上我们的分量太轻了,没人在乎我们的喜怒哀乐,你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不高兴又怎么样?无足轻重,所以你的感情不值钱,高兴不高兴不值钱的。但是一旦我们对这个国家的贡献就像我们的老祖宗一样,那么巨大,使这个国家,使这个地区繁荣发展。比如说西安,我们穆斯林的能量、经济上的贡献、文化上的贡献、人才上的贡献和其他方面的贡献,足以影响它的发展的时候,那我们不需要解释了,我们不需要找人家去,人找我们来,西安市怎么规划?,怎么发展?经济怎么发展?教育怎么发展?文化怎么发展?他会主动找上门来和我们商量,现在为什么不找我们?因为我们无足轻重,在他的整个的棋盘上,我们太渺小了。所以我主张,与其喋喋不休的去解释,倒不如静悄悄的去发展,壮大,要成一个强者。


我们需要同情吗?

当今世界没人相信眼泪,前苏联有部电影叫《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这个电影对我启发很大: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北京也不相信眼泪,西安也不相信眼泪,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相信眼泪,相信什么?相信实力,我觉得咱们作为穆斯林,一个有信仰的群体,必须活得有尊严,必须活的要体面,尊严从哪里来?要靠奋斗,要靠实力,我们热爱我们的信仰,我们伊斯俩目是真理,但是这个真理要用实力来捍卫,单纯的感情是靠不住的,没人尊重你的感情,这个世界相信实力,不相信眼泪,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同胞们,穆斯林兄弟姐妹们,要奋斗,要努力,要壮大我们的实力。不是说壮大我们的实力我们要去欺负别人,不是的,我们自古以来,过去,现在,将来我们不会伤害别人,但是我们有了足够的实力也就不会被别人所伤害。我们要自强,自尊,不能自暴自弃。


当今世界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国与国之间的壁垒都打破了,你能划地为牢,自我封闭吗?不可能。所以说我们也不需要这样的虔诚,自我封闭的那种虔诚。


淡化自己的信仰能融入主流吗?

我们也不愿意将自己淹没在非伊斯兰文化的汪洋大海之中,我是回族,我是东乡族,我是穆斯林,我很自豪,我堂堂正正,而不会遮遮掩掩,羞羞答答。有些同胞为了所谓的前途,为了让非穆斯林看着顺眼一点,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另类,有意识地淡化自己的宗教信仰,淡化自己的这种身份,刻意表现出我跟你们一样,我对什么民族啊,信仰啊,无所谓,什么也不讲究,吃的也不讲究,啥都吃。我鄙视这样的人,连自己的老祖宗留下的好的东西都丢掉了丧失人格,丧失气节。这两种类型我都不赞成,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成功之道,这不是伊斯兰要求的道路。


当今的中国穆斯林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国家,陆地面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还有广阔的海洋,GDP成了老二,美国都有点害怕,日本也有点沉不住气了,着急了。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国家里面,我们现在正确的选择应该是,融入主流,保持本色,我融入到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这个主流,融入主流就是大家看到的全球化,文化的全球化,经济一体化。融入主流,就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他的通用语言是汉语,你要善于表达,善于沟通。大家一致认为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发展教育,提升素质,这是大家共同的愿望,这是主流,我们必须融入到主流中去,自我封闭没有出路。


保持什么样的本色?

那么所谓的本色是什么呢?我们要保持什么样的本色呢?我们有信仰,我们的信仰不是像有些人说的这是什么落后的、迷信的东西,不,伊斯俩目的信仰它是一种完美的生活方式,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们穆斯林,一千多年以来,不管家庭生活条件多么差,稍微讲究一点的穆斯林家庭里面,都有一个吊桶,它是流动的水,用来沐浴,洗大净。我们穆斯林家庭都有一个汤瓶壶,用来洗小净吧,洗小净有一个程序是要净下,其实净下不仅仅是礼拜才要净下,伊斯兰提倡的是,每一次去了厕所都要净下,现在条件好的家庭都有淋浴,都会接一个软管,一去卫生间解手后都会冲洗。日本人仔细的观察了这一点,说穆斯林的这一生活方式非常的文明,现在日本做的那个坐便器,它用电脑控制,每次便后就会自动冲洗,给你冲洗干净,一洗了之。而我们伊斯俩目教门在一千多年以前,就提倡这样做了,难道我们伊斯兰教是落后的宗教吗?如果是落后的宗教,那日本人也要向我们学习吗?它能够将我们的这种文明的生活方式和现代的科技结合起来发明出电脑控制的坐便器吗?如果我们仔细的去分析的话,伊斯俩目里面,文明先进的东西太多了。所以说,今天的穆斯林,我们不可能够完全的丢掉自己的信仰而融入到其他的民族里面去。我们有的人企图这样做了,我们有一些同胞,为了让这个主流社会接纳他,他有意识的淡化自己的宗教信仰,和你们一样,我这个人特别想得开,人家说你们回民不是要吃清真饭吗,哎呀无所谓,我吃什么都行,我这个人不一样,可想的开啦。吃饭也不讲究了,人家喝酒他也喝酒,人家抽烟他也抽烟,为的是得到人家的认可,表示我跟你们是一样的。结果怎么样呢?到头来,人家不仅不认可他,不接纳他,还很鄙视他,你这个人连自己的老祖宗都可以背叛,那么你这样的人能对我忠诚吗?不可能,人家不相信他。到头来他两头落空,他原想在党政部门当个科长、局长、厅长什么的,对不起,你永远只是个奴仆。我要奉劝这样的同胞,或者是有这样想法的人,打住,没用,人家不要你。


在公共领域,我们要融入主流,文化、教育、全世界公认的价值观,我们也接受,没问题,但是在另外一些领域里面,在信仰方面,我们要坚守我们的认主独一,我们穆斯林是专心专意,信仰上不妥协,认主独一。总而言之,我们穆斯林有自己的一套生活方式,有自己的价值观,这是需要坚持的,跟别人的不一样。


为啥要坚守信仰,保持本色?

为啥要坚守信仰,保持本色呢?你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五年了,经济发展,在全世界来讲老二,我们中国的富人可不少啊,几十亿的富豪都有,但是中国好多人富而不贵,走向世界以后,仍然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为什么呢?因为有钱但是不高贵,大概在前两年,中国人到巴黎卢浮宫,买假票,逃票,能到国外去旅游的人应该说是有钱人吧?但是没有尊严,不知羞耻,还有这些年的假冒的牛羊肉,把猪肉当成牛羊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没有敬畏,无所畏惧,为啥没有敬畏呢?因为没有信仰。他认为他这个人很聪明,犯罪我害人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没有证据,法律对我是无可奈何的。我们有信仰的人,哪怕没有人监视我们,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但是我们坚信,安拉在监视我们,安拉无所不知啊,安拉会惩罚我们,所以我们害怕,我们不是害怕人,我们是害怕安拉,安拉惩罚严厉,安拉是绝对公平的,人会亏人,安拉是不会亏人的。只要你干好事,安拉会奖赏你,干坏事,安拉迟早会惩罚的。这就是我们的理想,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没有信仰的中国人,无所谓。作家莫言说,他是汉族,他讲很多中国人的人生观是什么呢?我要消费,我要花钱,把自己所有的欲望都压在钱上,所以千方百计的赚钱,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择手段。


现代人需要信仰吗?

四九年,旧政协讨论中国的国歌,最后确定《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国的国歌,歌词中有一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有人主张将这一句删掉,有人主张不要删掉,为啥要删掉?解放啦,日本鬼子打败啦赶走啦,那中华民族还在危机关头吗?有人说,军事上我们打败了日本人,我们独立了,但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不能删。太对了!


我现在认为中华民族是到了最危险的关头,过去是日本人杀中国人,现在是我们中国人杀中国人,杀人不见血。药本是治病的,但中国人自己制造的那些假冒伪劣的药,吃了他的药,我的病不但没有好,反而加重了,甚至死了。这不是杀人不见血吗!有些汽车,它的零部件有问题,刹车有问题,刹车失灵,结果是什么?这不是杀人不见血吗!还有很多很多,米是假的吧,面是假的吧,油是假的吧,服装是假的吧,假的东西太多了,大学生是假的吧,学历是假的吧,有些人当干部,明明是一个中专生,高中生,来了个什么什么大专啊,全是假的,感情是假的,我相信什么呢,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相信什么呢?作为国家的中央电视台,一方面为那些假冒伪劣产品做广告,然后,过了几年发现问题了,焦点访谈又在揭露这些东西,你到底是哪句话是真的,还告诉我们消费者要注意哪些假冒伪劣产品,我们消费者有那么多的专业知识吗?那些连专家都搞不清楚,我们要学多少?所以我认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这个时候,是伊斯兰该它发挥作用的时候,什么作用啊,拯救人的作用,要害怕,要有所敬畏,我们热爱金钱,我们喜欢漂亮的房子,高档的汽车,但是,要通过合法的渠道,非法的钱我们不要,合法的钱我们会赚,我们不但害怕法律,我们更重要的害怕安拉,这就是我们的信仰,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这也是我们的优势所在,所以,只要我们坚持我们的信仰,坚持我们的价值观的话,我们中国将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活得体面,我们活的有尊严。我们通过我们合法的劳动赚钱,我晚上睡得踏实,我对安拉的仁慈抱有希望,我没有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很多癌症患者,除了特殊情况外,腐败分子得癌症的几率很大,为什么?他害怕,他整天提心吊。所以我祝愿我们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活的踏踏实实的,我的钱是通过合法的劳动得来的,管他是体力劳动也好,脑力劳动也好,虽然我的钱没有你得多,但我的钱是来的干干净净的,多好。我想我们中国的穆斯林,别无所求,就这一点。


政策有没有执行到位?

在某一个场合,有一位领导对我说,教授啊,你看你们的老回回就爱闹事,你们到底想干啥?你们的目的是啥?我说恐怕不是单纯的闹事的问题吧,如果没有你们政府有些领导和那些不法开发商相互勾结,暴力拆迁,他会闹事吗?如果通过合法的渠道及时的解决的话,他会闹事吗?闹事是现象,本质在你们,党的政策是好的,国家的法律是好的,但是你们给老百姓没有兑现,打了折扣,八折七折……二折,最后成了空头支票,你们负有责任啊!我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是国家的政策不好,法律不好,关键是执行不到位。有些地方…民族政策也好,宗教政策也好,执行到位,执行得好,老百姓心情舒畅,民族关系和谐,社会很稳定,有些地方恰恰相反,那事情就来啦,老百姓就要闹事啦,为啥要闹啊?谁不喜欢过个安宁日子,是逼的,这是我的观点。


我们中国的穆斯林别无所求,我们穆斯林愿望很简单,就是要信仰得到充分的尊重,不是一般的尊重,是充分的尊重;老百姓基本的生活有保障,衣食住行,上学,看病,没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了,谁还会闹?闲了没事干了?......所以说,我们没有非分之想,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我们希望这个国家越来越好。什么是国家,国家就像一个很大很大的股份公司,我们就是这个公司的股民,你领导就是经理,你们让公司亏本了,没经营好,我们给你提意见是爱护你,我们要是看到自己的钱越来越少了而不吭声,那是傻子。


中国穆斯林想要什么?

我们的信仰和价值观决定了我们的人生观,我们中国穆斯林别无所求,只希望宗教信仰受到尊重,基本生活有保障,活得有尊严,活得稍稍体面些。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始终热爱国家,希望国家越来越好。


穆斯林同胞们!我们的上述愿望不能完全寄托在他人的仁慈和怜悯上,在一定程度上,我们的愿望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实现,与我们对这个社会和国家的贡献成正比,也就是说,与我们这个群体在经济上、文化上、人才上的分量成正比。所以,我们既要通过法治渠道争取我们的合法权益,也要通过创造有价值的财富,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文化财富来提升自我。银设安拉,只要有纯洁的高尚的动机,我们的愿望一定要实现,我们的愿望一定能实现!


马明良:西北民族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所长

分享: 更多
点击排行
人气排行
图片甄选
京ICP备11021200号 本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权归北京阳光盛景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