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Duost News
国内 国际 公司 人物 视频 伊朗华语台
国内 文化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回顾

西北回族抗日悲壮史诗《折花战刀》隆重出版

来源:中国清真网 时间:2016-03-24 点击: 我来说两句

  

      【前言   2015年9月完稿于大通长篇小说《折花战刀》以抗战时期青海组建骑兵师东行抗战的历史为蓝本,作者以主人公哈木宰、扎西、韩来臣等青年人的经历为主线,分青海备战、出征河南、出征安徽、还乡四个时间段,描述了骑八师这支由青海藏族、回族、撒拉族、汉族等各民族群众组建的抗日部队在装备落后的情况下如何与敌作战,如何壮烈牺牲,如何与共产党合作抗日。小说结构整齐、逻辑严谨。作者在写作过程中贯穿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青海回族、撒拉族、藏族等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描绘了佛教文化和伊斯兰教文化在青海这片土地上互相尊重,和谐共生的美好景象。文中方言化很强的对白也将西北风情的民风民俗表现得淋漓尽致,为全书增添了浓浓的地域色彩。作者通过小说表现了抗战时期全国人民不分你我,共同抗日的爱国主义情怀。在当下抗战类影视、文学作品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下,《折花战刀》以朴实的语言描绘了战争的残酷和中国人民为抗战做出的巨大牺牲,具有出版的时代效应和现实价值。目前长篇小说《折花战刀》已被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列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重点选题之一,中国少数民族作家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折花战刀》将由青海人民出版社于2月出版发行。】

  《折花战刀》这本书客观公正的写出了那段快要被遗忘的历史!马彪、马录师长带领的两个骑兵师8000多人在抗日战场上英勇杀敌、威风凛凛,转战南北,虽然为马家军出尽了风头但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死伤超过三分之二以上,为保家卫国做出了应尽的责任,欣慰的是60年代把马家军被世界军事大会评为世界上作战最勇敢的部队!
  在我们大通烈士陵园,有一座“抗日英雄纪念碑”,安静地卧在一座具有民国建筑风格的凉亭里。碑的材质并不好,是当地随处可见的粗糙石头,碑上有几处字迹脱落了,被突兀地涂上了红漆。碑上的记载并不多,只有树碑时间,其余的历史细节全然不存。
  曾听父亲说过抗日战争时青海也出了一支抗日骑兵,大通也有许多骑兵,他们曾到陕西、河南、安徽打过日本兵,可再仔细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后来有人说我们村庄也有一个抗日骑兵,在河南折了。“折”是当地方言,牺牲之意。他的家人说起这事时语气淡淡的,也没有多少细节,似乎那成了一个久远的梦。渐渐地关于大通抗日骑兵的事一点一点地多起来,和我们村相距不远的上和衷村有一个雍姓老人,当年曾在惨烈的安徽蒙城战役中被打散,一路乞讨一路尘,走了一年多终于回到了大通,回来后他也只字不提抗日的事,悄悄去世了。
  好在青海的历史资料还保存了青海抗日骑兵在河南、安徽英勇抗日的往事,在1937年青海派了8千多人的骑兵到河南抗日,有回族、撒拉族、土族、汉族,其中回族居多。他们身穿羊皮袄,在陕西渭南被人当作怪物围观,他们武器装备落后,待遇差,只有数得过来的汉阳造步枪,绝大多数人带着大刀长矛,但作为杂牌军,他们始终处在与日军交锋的前沿阵地。他们曾说自己是“一心抗战、两袖清风、三餐不饱、四肢乏力、五处奔跑,六亲不靠,七件无着,八年抗日,九死一生,十分伤心”,可这支队伍在河南淮阳、安徽蒙城与新四军联合抗战,战功赫赫,让日军闻风丧胆,称他们为“马回子军”或“马胡子军”。八年抗战,胜利果实却与他们无关,只回来了2千多人,这些沉默在发黄的历史中,就是有人提及也是一语带过。
  时光是把刀,好多抗日老骑兵已过世,真实还原历史已不可能。我钻进了故纸堆,寻找着抗战的细节,有时甚至关注到骑兵的鞋子,然而这些远远不够。我对战场仍然一片懵懂,我又只身到河南、安徽战场调查,在当时老人的口中听到了“马胡子军”的马蹄声。在河南,竟然在作家阿慧的舅舅倪胜章先生那儿找到了一份珍贵的资料;在安徽,在我查到了当地一些资料;在安徽利辛县马店在地图中查看,我看到了青海骑八师抗日将士的陵园遗址,尽管整座陵园已变成田地,只剩下卢广伟将军的坟墓。当地姓马的老人给我讲了一些细节,说当年骑八师把阵亡将士用马往这边送,差不多送了一个多月,其中一部分人是用棺材送来的,大多数是用白布裹着送来的,估计可能是逃兵。我说,那些白布裹的是回族抗日骑兵,不是逃兵。
  小说能跨越时空,想象也能还原一点历史细节。但面对远去的历史,面对堆得高高的抗日资料,我一度担心自己无法完成。波澜壮阔的战争、湮没的历史对我而言都是无法逾越的大山,要么被历史资料牵着走,要么凭空捏造违背史实。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只有枯坐,甚至想放弃。可想想那些从家乡骑马出去再也没回来的抗日将士们,他们什么都没留下,只有一段发黄的语焉不详的历史资料。为他们留一点资料,让后人记住这些青海各族人民的抗日英雄,艺术地再现他们的身影也是写作者们的一份责任,此时那些将士们一一来到了我眼前。
  感谢苏文虎、马富雄、马文彪先生及戴发旺编辑的大力支持,也感谢学者樊前锋、候建飞、马有福、亓建国、蒋家华的帮助,在他们的关注下,我的书稿终于完成了,好坏成败已不重要,只想告诉人们青海抗日骑兵们鲜活的艺术记忆,只想告诉人们青海也曾是抗日战争的坚强大后方,青海各族人民也为抗日战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岁月漫长,英雄不死!由于创作时间紧迫,能力有限,作品难免粗陋浅薄,敬请大家谅解。
分享: 更多
点击排行
人气排行
图片甄选
京ICP备11021200号 本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权归北京阳光盛景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